王植伦随笔集:故乡恋情—— 故乡的泥土

2018-10-08
福建王氏网福州讯(王磊  范黎丽)
摘自:《左海语丝》——王植伦随笔集:故乡恋情—— 故乡的泥土
        我曾经到过义序机场迎接从台湾海峡那边来的乡亲。只见他们一下飞机便扑倒在地上,热烈亲吻着故土,深情抚摸着大地;接着嚎啕痛哭,把胸间40年沉淀的思念,一下子无阻无塞、无拘无束地倾吐而出,就像被堤垒阻隔的溪流,一旦决堤破垒了,便迅猛畅快地奔向江海一样。片刻,他们从地上站起,拍拍衣服,又都情不自禁地笑了,笑得像春天盛开的花朵。
        故土,故乡的土地,故乡的泥土。抛乡离井的人时时刻刻、祖祖孙孙都忘不了你啊!
        我曾经几次从马尾、从厦门欢送在大陆探亲、旅游结束返回台湾的乡亲。那留恋难舍、依依惜别的情意,催人肠断心碎。他们每人都怀揣一包故乡的“老娘土”。这是一块用大红布包着的土坯,是乡人们专门为出远门的人准备的。土是大田的土,水要老井的水,再由最亲的人把它脱成土坯,用稻草麦秸点火烤干,然后用红布包着,郑重地交给远行的人。这样,无论你走到哪里,似乎故乡都伴随着你,你的心就会踏实,脚根就站得稳,就不会觉得孤单无援,有个什么头痛脑热、肠胃不舒服的“水土不服”病,扳下土坯上的一星点儿泥土,放在碗里冲茶水喝,毛病很快就会好了。所以游子们都称它是“老娘土”或是“命根土”。
        怀念故土,魂系神州,是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。所以只要是炎黄子孙,不论分隔天南海北,浪迹东西,都对故国家乡有着神圣的认同感,尊严的向心力。去年,我到星洲探亲,认识了一位数十年未回过故乡的来自台湾的乡亲朱先生,他说,他几乎走遍了世界名城,每到一处,总要跑到售卖中国货的店铺寻购泥人。天津的泥人,无锡的泥人,潮汕的泥人都有了,最想买故乡福州河口嘴的泥人,却久觅不得,好是心焦。他说:“以往我悲歌可以当泣,远望可以当归,唯一无法代替的是身心不与乡土相贴,你说不悲哀吗?”
现在好了,海峡上开始吹起春风,虽不浩荡,但也暖人。远离故乡的游子们可以“买棹欢歌故乡行”了。
        啊,故乡的泥土,老娘的土,命根的土。


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