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植伦随笔集:故乡恋情—— 故乡情结

2018-10-08
福建王氏网福州讯(王磊  范黎丽)

摘自:《左海语丝》——王植伦随笔集:故乡恋情—— 故乡情结
 
         我曾经和台湾海峡那边来的人合编过福州乡土文化的书,听来人谈起“思乡情结”,感动得几乎要掉下眼泪。
        一天,来客突然问我:“王先生,你说人世间,什么东西最值得眷恋?”我沉思片刻,答道:“故乡!”他听得高兴地从沙发上蹦跳起来,紧抱住我说:“王先生,你真是我们抛乡离井人的知音,有这一点共识,这书一定会编好的!”后来这本蕴藏着浓浓密密乡情的书,在台北印了5000册,一下子就为旅台乡亲和到新加坡参加“世界福州人大会”的十邑同乡一“抢”而空。在内地也印了3000册,同样是供不应求。许多向隅的人不断来信索书,我留存的一二十本,至今也一本不余。
        这书里写的无非是故乡的地理、历史、人物、民俗、物产、艺术、胜迹、轶事等等。这样的文章我过去也写过、编过,但从来没有像今次这样发挥着如此的“热烈效应”。有几位读了此书的乡亲,不远千里、万里来鸿来电畅述读后的感想,说:“好似食了半斤福建鸡老,醉得神魂颠倒!”又说:“如图在家乡古三座汤池里泡了一天,浑身舒适!”
        出书前,台湾来人要我写一篇“前言”。我应允了。我写道:“人世间,最值得眷恋和怀念的是故乡。对海外游子来说,只要有人从故乡来,都会问一声:‘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。来日绮窗前,寒梅著花未?’可见乡情乡思之浓。但是‘故人故情怀故宴,相望相思不相见’。在海峡两岸隔绝往来的年月里,乡亲们只能怀着‘万重关塞断,何日是归年’的感叹,随着时光的流逝,望断了秋水,斑白了鬓发。现在好了,春风送暖,冰河初溶,故乡向着万千游子招手呼唤:‘归来吧,海外福州人’……”
        这本书已经出版一年了。但是它带给海外乡人的慰藉,还像一口池塘里的春水,一圈圈地向外扩散着连绵的涟漪。去年底,我在星洲旅行,新加坡福州会馆的执事朋友都提到这本书,说:浓浓的血,密密的亲,加上那屹立的三山,浩荡的闽江、多彩的民俗和脍炙人口的街坊掌故,以及日新月异的城市变化,汇成了“故乡情结”,联系着内外的福州人……
        啊!乡情总依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