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审知的“开闽”五策

2018-09-26


  福建王氏网福州讯(王磊、陶然)已经存在了一千年的福州庆城寺的“忠懿王”庙和庙里的《琅琊王德政碑》,仍在热情地接待四方游客,絮絮绵绵地诉说着闽王一一王审知的业绩;每届清明节,无数的八闽儿女都要冒着霏霏细雨,顶着阵阵严寒,涌上福州北郊的莲花峰,为他扫墓祭奠;近年来开展爱国主义教育,在福州华林路闹市区的街心公园出现了王审知的高大塑像,以及在一些学术研讨会上,王审知的研究成了热门话题,就足以说明王审知的治闽对福建现代化仍然存在着思想、文化方面的影响。
       闽国,是唐末天祐三年朱温灭唐到宋初建隆以前(907—959年),中国分裂成为五代十国中的一国。它建立在我省的版图之上,它的创始人王审知(及他的兄长王潮、王审邽)被后世称为“开闽王”。闽国传了六主,时近53年,值得称道的是王审知执政期间的29年间,他对开发闽疆,振兴福建作了重大的贡献,对后世治闽极具教育和启发作用。
       统观王审知的治闽国策,我以为主要者有五:一曰:保国者,臣服中原,息兵安民;二曰:建国者,宾贤礼士,兴学重文;三曰:立国者,发展农耕,衣食无虞;四曰:强国者,发展工商,奖励贸易;五曰:兴国者,廉洁勤俭,亲为表率。以上治闽的五策,令闽中在极为混乱的五代时期有了三十三年(893—925年)的安静。
一、保国者:臣服中原,息兵安民——宁作开门节度使不作闭门天子
       唐光启元年(885年),王审知兄弟三人随军南下福建。唐景福三年(893年),昭宗授王潮为福建观察使,王审知为副使,审邽为泉州刺史,算是他们兄弟统治福建的开始。景福四年(897年)十二月,王潮卒。次年光化元年(898年)三月,唐朝授王审知为福州威武军留后、校检刑部尚书,十月又升其为威武军节度使,开启了王审知治闽的序幕。此时,天下大乱,四方窃据,有人劝他称帝,他却说:“我宁为开门节度使,不作闭门天子也。”始终臣服唐朝,以及替代唐朝的后梁、后唐。《十国春秋》赞他:“迺卒之臣服中原,息兵养民,岂非度量有过人者远哉!”
       不当天子,只当节度使,奥妙何在呢?就在于“闭门”和“开门”一字之差上。乱世时代,争当皇帝的人多点,可一当上皇帝,便成为众矢之的,人人都朝着你打了。王审知不当这“闭门”天子,既可以不与梁、唐“中央”矛盾,又可以藉这些“中央”的优势,保护自己的边境安全。战火既熄,就可以在和平的环境下,“开门”(即放心地)管理好自己的辖地,全力整理好内政。闽国当时与吴越、吴(后为南唐)、南越为邻,王审知也同他们平等交往,即所谓“四邻共守,盖当偃草之期;七德方修,必假御冲之备。”(见《琅琊王德政碑》)有的还实行联姻外交,如梁贞明二年(916年),吴越武肃王钱镠之子、牙内先锋都指挥使钱传珦,来闽聘妇。王审知从之。从此,闽与吴越通好。(见《资治通鉴》卷269)次年(917年)王审知又让次子延钧娶了南汉王刘隐的次女。因此,两国除了后唐同光二年(924年)在汀漳边境上有点小磨擦外,也一直没有战争。(见《资治通鉴》卷273)相反,自王审知逝后至闽国灭亡的廿年间,内乱外患不断,也从反面论证了王审知保境息兵安民的政治路线正确性。
二、建国者:宾贤礼士.兴学重文——大量接纳中原流亡知识分子,培养选拔本地人才
       王审知兄弟来自田间和行伍,亲故和部从也以农产和行伍者为多。人闽后,由于“文教之开兴,吾闽最晚”(清陈衍语)。因此,王审知的“开闽”,首先遇到的是知识和知识人才匮缺的难题。不过,此时中原大乱,大批的文人南逃。王审知让其弟审邽、侄延彬在泉州设招贤院收纳,令福建成为他们理想的庇难所。根据黄滔为王审知撰写的《丈六金身碑记》云:天祐四年(此年朱温灭唐改梁)正月十八日,王审知“设二十万人斋”,在座的贵宾中便有原唐朝中央的右省常侍李公洵,翰林院承旨知制诰兵部侍郎昌黎韩公偓,中书舍人王公涤,右补阙崔君道融,大司农王公标,吏部郎中夏侯公淑,司勋员外郎王公拯,刑部员外郎杨公承休,弘文馆直 士杨公赞图,弘文馆直学士王公倜,集贤殿校理归公傅懿。而他们都是“文学之奥比偃、商,待从之声齐裒、向,甲乙升第,岩廊韫望”  的著名文人。经过逃离中原,“东游荆襄,南游吴楚”之后,他们都 觉得“安莫安于闽越,诚莫诚于我公(指王审知)”,于是乐意在闽生 活和工作。《新五代史。闽世家第八·王审知传》也云:“审知好礼下士。王倓,唐相溥之子(溥为朱温所杀);杨沂,唐相涉从弟;徐寅,唐时知名进士。皆依审知仕宦。”
    王审知拯救唐知名进士徐寅生命的例子十分典型。徐寅是我省莆田人,他在长安登进士第后南归,经过大梁(开封)时,徐寅向朱温献了自己的作品《游大梁赋》,中有“一眼匈奴,望英威而胆落”一语,明显地讨好了朱温,讥笑了李克用(当时的大军阀朱温、李克用互结为仇人。李克用出身沙陀族,瞎了一只眼。)。后来,朱温的梁朝为李克用的儿子存勖所灭。存勖称帝时,对闽使者说:“你回去告诉王审知,徐寅侮辱了先帝,闽中是把他的头送来,还是把人押来?”王审知却表示:“今后我不用徐寅就是了,要杀他,我断不敢奉诏!”(见薛居正《旧五代史·王审知传》注引《五代史补》)大批避乱文人在王审知的庇护下,在开拓和发展闽国政治、文化、教育等诸方面发挥了深远的影响和巨大的作用。比如,王审知以他们的建议和力量,创办了“四门学”,培养闽中秀士,“幼己佩于师训,长皆置于国庠。俊造相望,廉秀特盛”;让他们推行诗教,唱和切磋,启迪后人;请他们“亟命访寻,精研缮写”,“次第题签,森罗卷轴”,恢复佚书;还为他们刊刻出书,如《钓矶文集》等。对此,福建师大教授朱维干在他的《福建史稿》中曾说:“文化如奇卉名苑,也须有人培植护持,才会枝叶扶疏,而有万紫千红的绚烂。闽中为什么到宋代会有杨亿、柳永的诗词,郑樵、袁枢的史学?这些能不归功于审知兄弟为闽中文化之花尽过培植护持的心力么?”这个结论,确为至当!《石遗诗话》作者一一陈衍在《补订{闽诗录)叙》中也说:“文教之开兴,吾闽最晚。……至唐末五代,中土诗人时有流寓人闽者,诗教乃渐昌;至宋而日益盛。”《十国春秋》的作者,清吴任臣则评论说:“太祖(指王审知)昆弟,英姿杰出。据有闽疆,宾贤礼士,衣冠怀之,抑亦可谓开国之雄欤!”
三、方国者:发展农耕,衣食无虞一一一年襁负至,二年田莱辟,三年民用足
      《琅琊王德政碑》称王审知治闽期间,派出的官吏,“巡州县,劝课农桑”,使“草莱尽辟,鸡犬相闻,时和年丰,家给人足”。闽中归德场(今德化)场长颜仁郁,按王审知的要求,招集流亡,鼓励农耕,发展生产,三年内解决了当地人民的衣食问题。可见上言不虚。《五代诗话·闽·颜仁郁》云:“时土荒民散,仁郁抚之,一年襁负至,二年田莱辟,阅三岁而民用足。有(农家)诗百篇,宛转回曲,历道人情,邑人途歌巷唱之,号‘颜长官诗’。其《劝农》诗曰:‘夜半呼儿趁晓耕,羸牛无力渐艰行。时人不识农家苦,将谓田中谷自生。”(见《十国春秋》)福州民间文艺家近年在采风中也收集到数首颜仁郁的“劝农谣’’如《三年不收征》:“村南村北春雨晴,东家西家犁耙声。春田禾苗摇摆摆,秋收仓满喜盈盈。昔日粒米如珠贵,村头埔尾饿死人。一年两年熬过了,酒肉如山又一年。吏不登门白昼眠,老稚雅乐好登仙。但愿父兄通耕种,府县三年不收征。”
      此外,福州西湖经王审知修浚,由原来周围二十里,扩大至四十里,灌溉闽县、侯官两县良田无数。福清、莆田的海堤、海塘经他修筑,受益民田数千里,都可佐证。   

四、强国者:发展工商,鼓励贸易一一尽去繁苛,纵其贸易;关机市,匪绝往来
       据《琅琊王德政碑》说:自唐末以来“凡列土疆,悉重征税,商旅以之而壅滞,工贾以之而殚贫,”为了克服这个宿弊,推动工商旅行业的发展,王审知“尽去繁苛,纵其贸易;关机鄽市,匪绝往来;衡麓舟鲛,皆除守御。故得(货物)填郊溢郭,(车马)击毂摩肩。竟敦廉让之风,骤覩乐康之俗。”这是生产发展,贸易繁荣后带来的民风民俗的改变。在发展陆上贸易的同时,王审知根据“闽越之境.江海通津;帆樯荡漾以随波,篙楫崩腾而激水”的水上交通特点,凿山开石,筑甘棠港,招来海舶,发展水上和境外的贸易。从此“关机不税,水陆无滞,遐迩怀来,商旅相继。黄崎之劳(甘棠港),保千万艘。”而且,“佛齐(今印尼苏门答腊)诸国(还有朝鲜、印度等)海中蛮夷商贾”“架浪而东,驱山拱北”而来。
       王审知的“尽去繁苛,纵其贸易”的对外开放贸易政策,令八闽的海运事业和国际贸易,比先前有了突破性的发展,并涌现了善做外贸工作的领导人员,如领榷货务张睦、泉州守领王延彬(审知胞侄)。关于张睦,《十国春秋》说他“抢攘之际,容下士;招来蛮裔商贾,敛不加暴,而国用日以富饶。……(其)卒,闽人益思,立社城中祀焉。”这个“社”,便是今福州东街口花巷通锦巷内的榷货庙。查清林枫《榕城考古略》有云:“东街有榷货庙,祀闽少师梁国公张睦”至于王延彬,前后任泉州刺史二十六年,“吏民安之。每发蛮船,无失坠者,时谓之‘招室侍郎’。”他多才多艺,工诗歌通禅理,性豪华洒脱。他自题诗说:“也解为诗也为政,侬家何以谢宣城。”
五、兴国者:廉洁勤俭,亲为表率-----意想不到.自天宝乱后的二百年来,竟有一个廉洁政府在东南海隅出现

      “  白天宝艰难之后,经费实繁。聚敛之臣,名额滋广”,做官 的人,巧立名目,聚敛财钱。“即山鸠利,任土庀财,峻设提防,颇闻周赡(以周济名义钱)”,人民对政府完全丧失了信心。(见《琅琊王德政碑》),王审知廉洁政府的出现,确实出了人们的意料之外。首先是“王虽踞有一方,(然)府舍卑陋,未常茸居,恒常蹑麻屦。”“为人俭约,常衣袖败,乃取酒库酢袋而补之。”“一日有使南方回者,以玻璃瓶为献。太祖视玩久之,自掷于地,谓左右曰:‘有奇而异,乃奢侈之本。今沮之,俾后代无为浙也。”(均见《十国春秋·闽一·王审知》)好了,有这样一个身为八闽之主,而居陋舍,穿破衣裤,着麻鞋,不尚珍异的诸侯王作表率,而且提倡礼义,赏罚分明,这个政府怎么会不廉洁奉公为民呢?!这样的长官和政府又怎么不为人民所拥护呢?!
       历史是今天的过去,今天是历史的顺延。我以为:闽国的“五策”,对今日的改革开放,仍然有着启迪和警悟的作用,所以不惜花费时日,读历史而后写此文。
    (作者原单位:福州晚报社)

上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