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闽王氏先祖与杨氏先祖的渊源

2017-12-28
 
    杨安,光州固始人,“开闽三王”随军郎中。入闽后定居南安高田。其子杨肃随父习医,精岐黄,远近闻名。审知公夫人病疮,遣使往聘。以夫人不面诊,系线察疮,治之立愈。
    唐昭宗光启元年,杨安公携儿孙家人随王潮公的军队离开故乡河南固始南下,临走时让次子杨肃把家中的草药捆扎打包,全部带上,以防军队不时之需。义军南下时正值严冬,既要行军,又要打仗,天寒地冻,北风呼啸,不少军士由于劳累和受寒病倒了。杨安忙着诊治看病,杨肃向父亲提议:眼下天气寒冷,应该叫大家烧生姜红糖水御寒。杨安点点头,他为儿子及时提出防寒建议而高兴,马上向王潮公建议。于是,军中各队和百姓派专人烧生姜红糖水饮服,受风寒病倒的人渐渐减少了。
    进入福建地界正值盛暑,烈日当空,地面热得冒烟,不时有人晕倒在地、不醒人事。杨安赶去切脉,知道是中暑,便叫杨肃和家童随地拔了香薷、车前草煎喝。病人饮后慢慢清醒过来,连服数次,才渐渐康复。中暑的人越来越多。杨肃向父亲提议百病以防为主,眼下大热天最易中暑,应该让兵士和百姓多饮凉茶和牛顿草,就能防暑去病。杨安马上向王潮公建议,军中各队和百姓队伍中都派专人烧清茶草药汤,天天饮用,中暑的人渐渐少了。
    大军一路上出南康,略浔阳,过赣水,取汀州,下漳浦,入南安,攻泉州,经过数十次的征战,杨安父子沿途为军士治病、防病,确保军士的健康,保证了军队的战斗力,做出了积极的贡献。
    审邽公任泉州刺史勤政爱民,努力发展生产,使泉州一府五县出现了繁荣的景象。可是,他得了一种怪病,鼻额间痛,亦有麻痹不仁之感,甚则连口唇、颊车、发际皆痛,虽能言语,很难张口,饮食亦有妨碍,左额与两颊上常如绷急,手触之则痛。
    审知公请杨肃为审邽公治疗,当下杨肃认真细致地察色切脉,审辨了阴、阳、表、里、寒热、虚实症候,辨别五脏、六腑生理病理及经络关系,截然地说:“大人体胖善饮,此病乃阳明风痰酝酿成毒,经络阻痹,又兼前医方药温补太过。”
审知公急忙问道:“杨先生,吾兄之病需用何药医治?”
   杨肃沉思片刻答道:“令兄因久食腥膻之品,五味不归纳于胃腑,该病属阳明经络所过之地,故需以犀角升麻汤加减,以犀角解毒为主,升麻为佐,全皆祛风涤痰之品,为一种寒热同用之复方能得奏效。”
    杨肃即取金针,顺阳明经络扎针,以通经活络,配与丹丸给审邽公吞服,以解其痰火之阻。
开罢药方,他又附上一首小诗呈上:
犀角要真能解毒,山泉流水可煎服。
愿君开怀莫踌躇,方药调配病根除。
    审邽公见杨肃诊断细致,开方不同一般,论述有独到见解。他治病心切,便一一照办,服了三帖草药,病很快就好了。
    本文主要介绍开闽王氏先祖与杨氏先祖的渊源,全文详见:
原题《开闽三王》(连载7)
“杨肃与三王 杨绪狮辑录”